文丨春秋十二郎 來源:最人物(原文有刪減)

捉弄老師這件事,人人都不陌生。相信每個人的記憶深處,總隱藏著那么一兩件與老師“交鋒”的陳年往事。  

這種的心態幾乎人人都有,但有的是“熊孩子”,有的則會被老師笑著拍拍腦袋贊聲聰明。  

而謝天憶就是這樣一個“小機靈鬼兒”。  

2004年,微機課在全國各中小學剛開設不久,在學校機房里,微機老師正對97版本Word的使用功能侃侃而談。  

日后成為國內一線黑客的謝天憶,那年才14歲,但敲代碼的本事已經比抄課文還溜了。  

故而,每當上機實操的機會降臨時,他總會期盼自己能自由馳騁于Internet,擁抱最新的資訊,可老師講臺上的總控電腦總會把同學們的機器給鎖屏。  

明明思維已經超越了課堂,但只能束手無策地面對鎖屏的謝天憶,內心十分郁悶。  

他決定用自己的聰明才智,和老師進行一次“斗智斗勇”。他通過鍵盤調出了常見的“智能ABC”輸入法,將被鎖屏的電腦成功獨立于系統之外。  

只是這點小伎倆,很快被巡弋的老師給察覺了。  

老師沒生氣,卻對他鍵盤旁邊擺著的那本《Pascal語言》凝視許久。  

下課后,他被老師喊住。后者問他:你有沒有興趣參加一個計算機的課外培訓班?  

多年后,當謝天憶接受「最人物」專訪時,回憶起“少年時對他影響最深的人”,脫口而出的回答,便是那位在微機課上“慧眼識人”的王老師。

5歲編程,18歲保送,27歲世界第一:90后少年上演真人版“黑客帝國”  

1990年,謝天憶出生于小橋流水、風景如畫的蘇州。  

爛漫的江南水鄉豐富了他對世界的探索欲望。自小時候起,小謝同學就對世界的本源有著強烈的好奇。  

“我小時候的夢想,就是要探尋世界的本質。雖然那會兒沒有那么清晰的概念,但我確實對世界有著強烈的好奇心。”  

而他的好奇心,爆發在了父親買的那臺“中華學習機”上。  

謝天憶學齡前,互聯網尚未實現民用,高瞻遠矚的謝父買了個二代蘋果電腦AppleII的“仿制版”,好讓兒子提前感受信息化時代的到來。  

“中華學習機”在當時價格不菲,但流行程度卻遠不如后來風靡大江南北的“小霸王”。謝天憶為了探尋個中奧秘,開始自學代碼和編程。  

“那時候我不知道編程,但我認得參考手冊上的那些英文字母,我在學習機上一個一個鍵入字母,最后解鎖了《超級馬里奧》的游戲。”  

5歲編程,18歲保送,27歲世界第一:90后少年上演真人版“黑客帝國”

但與眾不同的地方在于,吸引他的并不是最后的超級馬里奧,而是解鎖游戲時所使用的代碼。當同齡人還在無憂無慮地玩游戲時,謝天憶已經學會了享受與代碼交流的快感。  

從“中華學習機”到“小霸王”,再到小學五年級時家里添置的第一臺電腦。他左手鍵盤右手教程,在敲代碼的路上一路狂飆,越走越遠。  

初中二年級,“鎖屏事件”中的王老師推薦謝天憶去參加當時很冷門的一種新型“奧賽”——信息學奧林匹克競賽。這項競賽,為他的黑客人生打開了第一扇門。  

從那時起,這位在代碼方面天賦異稟的小孩,真正找到了適合他前進的路。從初中到高中,他在信息學奧賽里過關斬將,最后成功拿下“全國青少年信息學奧林匹克聯賽”的全國一等獎,并在高三的時候憑借這個獎,獲得了上海交大的保送資格。  

從蘇州到上海,直線距離84.7公里。那時的謝天憶還不知道,這段旅途,通向了他的“第二人生”。  

5歲編程,18歲保送,27歲世界第一:90后少年上演真人版“黑客帝國”

在常人的印象里,黑客是一個相當神秘的群體。  

電影里的黑客們,都是網絡世界里的“獨行俠”。他們離群索居,一般躲在常人難以察覺到的角落里,僅憑一臺筆記本電腦,就能攻陷一個國家的防火墻。更能潛入企業的安全系統、盜竊機密如探囊取物。  

而最酷的在于,他們似乎從不用鼠標。  

“鼠標還是會用的,沒有哪個傻子會跟便捷的工具過不去,尤其是黑客。”謝天憶笑笑說。  

吃瓜群眾對于黑客的刻板印象,謝天憶原本也有。  

他曾以為,黑客的世界里只有“獨孤求敗”,但加入0ops戰隊之后,他發現事情和他想象得并不一樣。  

0ops是上海交大網絡安全協會于2013年9月成立的CTF戰隊。2014年,正在讀研究生二年級的謝天憶成為隊伍里的一員。很快,他便迎來了人生的第一場正式比賽。  

5歲編程,18歲保送,27歲世界第一:90后少年上演真人版“黑客帝國”

CTF(CaptureTheFlag),中文一般翻譯成“奪旗賽”,是各國網絡安全技術人員進行技術競技的一種比賽形式。  

簡單點說,它和英雄聯盟里的S級賽事一樣,是黑客之間最常進行的一種競技性比賽。某種程度上,它有點像是奧數競賽和英雄聯盟比賽的結合體,參賽隊伍通過解題和攻防,最終以得分高低來分出勝負。  

謝天憶與CTF的首次觸電,發生在2014年的研究生二年級期間。  

當時,加入0ops戰隊僅一周的他,恰逢中國國內第一場正式CTF賽事的舉辦。  

作為“菜鳥”,他和隊友一起,投入到與國內各路頂級戰隊的廝殺之中。出人意料的是,這支剛成立不久的隊伍,竟能一路克敵,順利拿下預賽冠軍,一直打到南京的決賽現場。  

那次CTF競賽,0ops最終在決賽里惜敗。但謝天憶在敗績前卻產生出一種奇妙的歸屬感。  

“我并不喜歡失敗,但我也沒有多渴望成功,我更看重過程。CTF的比賽對我來說,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  

在此之前,無論是參加信息學競賽,還是研究編程的技巧與攻略,他都是單打獨斗,從未想象過那么多網絡安全愛好者聚集在一起、為了同一個目標而并肩作戰的場景。  

如果把黑客之間的競技比作一場游戲,那么謝天憶從加入0ops的那一刻起,就正式開啟了他人生游戲中的“開掛之旅”。  

5歲編程,18歲保送,27歲世界第一:90后少年上演真人版“黑客帝國”

從輔助到輸出,從隊員到隊長,短短一年的時間,這只“菜鳥”脫胎換骨,逐漸蛻變成一只網絡安全領域里的“老鷹”。  

從學校里的“怪才”到網絡安全行業的新秀,一路支撐他走來的,無非是對互聯網技術的熱愛與追求。對于未來,他本沒有過多打算。  

“一開始沒想當‘黑客’,因為我擔心這個身份會限制我的自由。把興趣當職業,完全是因為機緣巧合。”  

畢業前夕,在宿舍里爬代碼的謝天憶收到了0ops戰隊第一任隊長發來的微信:  

“你有沒有興趣來KeenTeam(國內知名網絡安全團隊)實習?”  

面對隊長伸出來的橄欖枝,謝天憶問道:“有什么好處嗎?”  

隊長秒回了他一句:  

“有啊,我拉你進來能得到一筆推薦費。”  

就這樣,邁出校門后的謝天憶,旋即跳入了互聯網安全行業的浪潮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