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源:騰訊《深網》  

【專訪】少兒編程之父:如何才能讓中國孩子正確學習編程?

Mitchel Resnick是美國創新領域開拓者,麻省理工學院媒體實驗室學習研究教授、MIT媒體藝術和科學碩博士項目主任、樂高學習研究派普特教授,他領導團隊開發了風靡世界的Scratch編程語言及在線社區平臺,他也因此被稱為“少兒編程之父”。  

劃重點:  

瑞斯尼克教授認為,讓所有孩子學習編程都很有益處,但前提是采用正確的教授方式。“我們應該通過讓孩子們講故事的方式教授寫作,通過讓孩子們做作品的方式來教授編程。”瑞斯尼克教授希望在未來,學習編程就像學習寫作一樣。  

如果你把這個作為教育的目標,那么很顯然Scratch就是實現這些目標的絕佳途徑。但是如果你覺得最終要的目標是考試拿高分,那么花時間學習Scratch可能不是最好的選擇。  

2013年,瑞斯尼克教授主導的MIT媒體實驗室發布了全新在線版Scratch,在線版Scratch在進一步降低使用門檻的同時也極大的提高的了Scratch潛在的商業價值。  

瑞斯尼克教授一直對Scratch的商業價值“視而不見”。“商業價值一直以來都不是我們前進的動力,我們想的不是怎么去用Scratch賺錢。我們只是希望通過它能讓孩子們變得更有創造力,給孩子們一個設計、創造、試驗和探索的機會。”  

以下是騰訊《深網》整理的專訪實錄:  

《深網》:1980年代您從事有關計算機和商業的新聞寫作,然后突然轉向了技術教育和創新學習領域,是什么促成了您做出這種改變?  

Mitchel Resnick:我一直致力于幫助人們更好地理解事物,所以我一開始從事的職業是新聞工作者,通過寫作說明事物來幫助人們更好地理解。但是后來,在我使用新科技的時候,我發現還有其他的方式可以幫助人們理解這個世界。所以我也開始加入到為孩子們開發新科技的事業中,開發新的方式幫助他們理解世界。這是一項令人振奮的事業,因為這不僅僅是我在單方給他們提供說明講解,而是給了他們能夠探索試驗的工具。這些都是我為教育事業出的一份力,而我的出發點也是想要幫助人們理解世界。  

《深網》:在您現在眾多的頭銜(MIT媒體實驗室教授、MIT媒體藝術和科學碩博士項目主任、樂高學習研究派普特教授、少兒編程語言Scratch之父)中,您最看重哪一個?  

Mitchel Resnick:我覺得所有頭銜都是我很看重的。而有時我會說LEGOPapert(樂高學習研究派普特)教授是最令我驕傲的頭銜,因為樂高和派普特教授對我人生產生的影響是最大的。樂高玩具模型讓我們看到,通過自行建造,孩子們可以學到很多,可以為世界帶來新的創造,所以樂高給我帶來了很多啟發。而派普特教授是我的良師益友,他也是科技和學習領域的先驅。我在大學曾與他一起共事,也正是他啟發了我,去開發新科技幫助孩子們學習。所以樂高和派普特對我的人生有很大影響,因此樂高派普特教授這個頭銜也是很令我驕傲的。  

《深網》:您能否分享一下開發Scratch的初衷?Scratch的發展是否背離了您最初的設想?

Mitchel Resnick:上個世紀90年代,我和我的同事NatalieRusk(娜塔莉·魯斯克)一起成立了一個名為computerclubhouses(電腦俱樂部之家)的課后學習中心網絡,城市社區里的年輕人們都可以來學習,可以用新科技以創意的方式來表達自己。在這個中心工作的過程中,我們發現有很多年輕人都想創造他們自己的交互式故事、游戲和動畫,但是他們沒有工具,當然我們可以給他們編程語言比如C++和Java,但是這些孩子并不會用這些工具,所以我們需要孩子們可以使用的新工具,而且這些新工具還要幫助孩子們創造他們的故事、游戲和動畫,這也成為了我們創造Scratch的動力。  

所以我們在2003年就開始開發Scratch,2007年正式公開發布,現在距離首次發布也過去12年了,而孩子們用它創造出的東西也一直讓我們非常開心和興奮。所以起初的動力并沒有變,我希望能給孩子們提供機會,讓他們能夠以創意的方式表達自己。而且我覺得我們還有很長的路要走,我們還要觸及到更多的孩子,給他們更多的機會,幫助他們創造出更多東西。  

《深網》:Scratch是目前全世界使用最多的少兒編程語言,它同時也創造了巨大的商業價值。Scratch影響力正變得越來越大,您認為Scratch最大的價值是商業價值還是Scratch本身能給教育帶來的積極意義?  

Mitchel Resnick:起初我們希望Scratch可以是免費的,這樣可以保證不同家庭背景的孩子都可以輕松使用。所以商業價值一直以來都不是我們前進的動力,我們想的不是怎么去用Scratch賺錢。我們只是希望通過它能讓孩子們變得更有創造力,給孩子們一個設計、創造、試驗和探索的機會,現在這也依然是我們的主要目標,我們想的依然是如何能為所有來自不同背景的孩子提供新的機會,充分開發他們的創造潛力,這一直以來都是是我們開發Scratch的目標,以后這個目標也不會改變。 

《深網》:科技的進步正變得越來越快,特別是在計算機、人工智能、自動駕駛這些領域,編程技能在未來是否會越來越重要?  

Mitchel Resnick:我希望在未來,學習編程就像學習寫作一樣,現在我們認為,寫作是每個人都需要學習的一項技能,并不是因為我們覺得每個人以后都要成為專業作家,而是因為學習寫作可以讓你學會表達自己的觀點,是一項很有用的技能。此外它還可以幫助你用新的方式進行思考,讓你能組織、表達和分享你的觀點。我覺得編程也是這樣,不是每一個人以后都要成為專業的程序員。但是學習了編程,人們可以用新的方式表達自己的觀點、組織自己的觀點。所以這項技能對所有人都是很有用的,對在未來社會進行設計、創造以及觀點的表達都很有幫助。  

《深網》:您剛才的演講中也談到了人工智能,人工智能對教育有哪些積極的意義?  

Mitchel Resnick:人工智能對教育的影響有好有壞,很多人想通過人工智能讓電腦取代人類教師,我覺得這是很糟糕的,因為我覺得人與人之間的互動是教育和學習中非常重要的一環。而另一方面,人工智能工具能給學生提供新的能力和可能性,比如說Scratch也使用了一些人工智能的能力,比如語言識別,幫助學生打造新類型的作品,所以如果我們能用人工智能拓寬學生的創造領域,那么我覺得這將是人工智能和教育的一次很好的結合。  

《深網》:我們回到Scratch的話題。您曾在世界的不同地方推廣Scratch編程教育,美國、歐洲、中國,這些不同地方的Scratch教育有什么不同?  

Mitchel Resnick:我們在全球不同的地方工作的時候,看到了不同地方的相似點和差異,我覺得世界各地的孩子都想要創造并表達自己,當然他們創造出的作品類型會有所不同,這與他們自己的經歷和本土文化有關,他們可能會創造出不同類型的藝術品,比如他們在作品中加入的音樂可能是不一樣的,但是我覺得不管在什么地方,孩子們這種核心的創造、表達以及分享的愿望是完全相同的  

《深網》:在美國,一些很有影響力的人建議將編程課例如學校的教學課程,比如蘋果公司的CEO蒂姆·庫克建議“讓編程教育進入每一所私立學校”,編程教育應該成為學校的必修課么?  

Mitchel Resnick:我覺得讓所有的孩子都學編程是很有益處的,前提是要用正確的教授方式。這和我們讓所有的孩子都學習寫作是一樣的,如果我們在教授寫作的時候只注重拼寫和語法,那孩子們可能提不起興趣,同樣的我們在教授編程的時候也不能只單純注重語法規則,我們應該通過讓孩子們講故事的方式教授寫作,通過讓孩子們做作品的方式來教授編程,所以以學習寫作的方式學習編程,可以幫助孩子們組織、表達和分享自己的觀點。  

但我覺得最重要的一點就是,介紹引入編程的方式有很多,有的對提升孩子們的創造力有幫助,但有的沒有。如果引入編程就只是為了讓孩子們學習一些技術方面的技能,這可能可以幫助一部分孩子,將來有一技之長,從而獲得更好的就業機會,但是不會幫助到大多數的孩子。所以重要的是,不要把編程當做一個純粹的技術技能來教,而是要把它作為一種幫助孩子們表達自己的方式。通過讓孩子們做作品的方式來引入編程,以他們的熱情所在為主,團隊合作,邊玩邊學,這樣才能讓我們的孩子用創意的方式思考,在未來的智慧科技社會中更好地扮演自己的角色。  

《深網》:Scratch編程課程在教學系統中是否能與數學、英語并行的?您發明的4P教學方法指的是什么?  

Mitchel Resnick:如果孩子們學會了編程,我是希望他們能把這項技能用到各個科目中去,比如在文學課上,他們可以在做讀書報告的時候,用Scratch做一個動畫版的報告,如果是在科學課上提交的報告,他們可以用Scratch做一個模擬。所以不管他們在哪門課上做什么,他們都可以用Scratch做動畫和模擬來更好地表達自己的觀點。  

我們在把Scratch引進學校的時候,是通過創意學習的4P方法:projects(作品),passion(熱情),peers(伙伴),和play(玩樂),我們希望通過Scratch的引入,孩子們能夠打造自己的作品,追尋自己的熱情所在,和小伙伴協作,并在玩樂中學習。我認為這四點指導原則可以幫助孩子們用創意的方式思考。在做作品的時候,他們能了解到創造的過程,比如如何處理一個點子,把它變成一個實實在在的作品。如果他們做的事情是他們感興趣的,他們就愿意更加努力并花更多的時間去做這件事,努力克服挑戰。通過和伙伴一起協作,他們可以互相學習。我們認為學習是一項社會化的過程,只有在和其他人協作的時候才會打造出最有創意的作品。而通過邊玩邊學的方式,孩子們愿意承擔風險,做新的嘗試,這些都是創造力的核心。  

《深網》:這個問題可能比較尖銳,您如何量化孩子學習Scratch編程的學習成果?他們真的能學到東西么?  

Mitchel Resnick:我覺得孩子們用Scratch編程的時候學到了很多東西,有一些是比較顯性的,比如技術方面的技能,一些計算機科學方面的概念,還有一些是比較難以衡量的,不像技術一下就能判斷是否掌握。其他這些學到的東西,我認為是重要的但是不好衡量,比如我覺得孩子們學會了用創意的方式思考,和伙伴協作,并具備成體系的思維方式,這些對每個人來說都是重要的技能,但是這些技能很難量化,我們試圖通過觀察孩子們的創造來評估他們學到的東西,有時我們會看到一個孩子創造的作品在不斷進步,可以感覺到他的作品變得越來越精良,有時我們發現作品還具有多樣性,這就展示出了孩子們的創意思考,因為他們創造出了很多不同的東西。我認為要想評估和衡量孩子們是如何利用Scratch學習的以及他們學到了什么,最好的方式就是去看他們的作品集。  

《深網》:在中國,很多家長還在猶豫是否要讓孩子學習編程,因為對于孩子來說學習任何一項技能都有高昂的機會成本,很多家長認為編程并不是考試的范圍,所以不會讓孩子學習。您對這些中國家長有什么建議?  

Mitchel Resnick:我覺得家長、老師和社會其他成員都需要思考一點,孩子們需要學習的最重要的東西是什么,教育最重要的目的是什么。在我看來,教育最重要的目標就是要把學生打造成終身學習者,幫助他們培養他們需要的創造能力,以在未來社會更好地學習并取得更好的發展。如果你把這個作為教育的目標,那么很顯然Scratch就是實現這些目標的絕佳途徑。但是如果你覺得最終要的目標是考試拿高分,那么花時間學習Scratch可能不是最好的選擇。所以我們都要想一想,我們的孩子為什么要上學,對于教育來說最重要的是什么。對我來說,教育最重要的就是培養有創意思維的人,而這也是Scratch可以做到的。如果家長真的想讓孩子們有一個快樂成功的未來,他們會看重孩子們的創意思維,也會支持Scratch的使用。  

《深網》:目前中國有很多從事Scratch編程教育的初創公司和創業者,他們或多或少面對一些現實問題,比如優質的教學內容稀缺、孩子家長接受度較低,您能不能給這些創業者一些建議?  

Mitchel Resnick:我覺得Scratch可以成功的原因之一,就是我們在設計的時候就希望能幫孩子們創造出他們真正喜歡的東西,這樣他們就一直有意愿并且也會重復使用。我們不是在強迫孩子們,是孩子們自覺自愿地使用Scratch。我們還打造了一個社區,讓孩子們可以分享自己的作品并且互相學習,這個社區對Scratch的成功也很重要。因此允許多樣性的存在并提供社區供孩子們分享,是新編程方式開發成功至關重要的兩個因素。  

《深網》:您這次和騰訊合作的感受如何?您認為騰訊這樣的互聯網科技巨頭加入,可以有哪些積極舉措促進中國編程教育的發展?  

Mitchel Resnick:我們很高興能有機會與騰訊合作,因為他們看重Scratch,且看中的點是正確的,他們覺得Scratch很重要,并不是因為他們單純只想要為孩子培養一門編程技能。  

在我們剛接觸騰訊聯合創始人Tony的時候,他就看到了Scratch可以幫助孩子們進行創意表達的價值所在。他給自己孩子使用效果很好,所以也希望全中國所有的孩子都能擁有同樣的機會。所以我很高興能和騰訊開啟此次合作,為更多的孩子提供更多的機會,放飛他們的想象力,讓他們進行創造和分享。我們現在還在初期階段,但有了此次合作我們可以為中國很多孩子提供更多機會。  

《深網》:最后一個問題,您對Scratch接下來有什么計劃?  

Mitchel Resnick:我們今年剛推出了新一代的Scratch3.0,而其中一個重要的元素就是extension(拓展),可以加入新的模塊集,給Scratch添加新的功能,現在在初期已經加入了幾個新的拓展,比如視頻感知以及樂高機器人控制,我認為在這個部分我們還可以創造很多新東西。所以有了這個拓展的機會,我們可以給Scratch添加新的能力,讓它可以在現實世界創造新的價值,并在未來與更多線上服務對接。所以Scratch可以成為一個可集合很多能力的平臺,這是最令我興奮的一點。我們現在有了一個平臺,日后還會不斷發展演進,孩子們也會有更多的機會使用Scratch,可以用更多方式來拓展他們的創造和學習的領域。